这里是凉澈。虽然是个小透明,但是一直在努力。高一努力中,所以并没有什么新的粮产出,也没有想要提笔写的CP,对关注我的妹子们我感到很抱歉(土下座。
目前完结作品:
(1)中短篇作品:①温馨的细节十题(BG/鹤婶)
(2)零碎片段:①小段子(BG/鹤婶)②两篇小故事(BG/CP不明)
坑掉的作品:①温馨三十题(BL/塞夏/更至第三题)
同时请注意:①拒绝ky,拒绝一切打击人的负能量(评论)。②拒绝对家CP,但不拒绝对家(带智商的)小伙伴。
微博@今天的凉澈也很可爱 | lof@凉澈 | 百度id@忘了迷失了

无声的再见[短完/离歌/渣/HE/BE]

我在检查病房时,又看见了她.她几个月前,就断断续续地来这里看病了.
没有人知道她得了什么病,但是她确实病了.这是她最特别的地方,也让我记得了她.
几个月前,她还有一个朋友陪她来这里看病,虽然她脸上总是挂着担忧,情绪不太稳定,但是朋友却总是扬着温暖的笑容开导着她.我想她是个感性患者,很快就绽开了笑容.我差点也要喜欢上那样温暖的人了.
但是一个月前,她的朋友却没有来了,只能看见她一个人.她的脸上换成了嘻嘻哈哈的模样,但是因习惯而扬起准备挽着身边人的手,出卖了她.我想,她是跟朋友吵架了吧.即使这个猜想是那样滑稽可笑.
但是在我准备继续检查时,她的后面跟上了几个人,也许是她新的朋友也说不定,她那时的笑容.隐约是有一句"知人知面不知心…"令她无奈的笑了笑.我们之间隔了太远,我拉长了耳朵,也只听到"她虽然…但是绝对不是…别这样…"这样零碎的语句.我未发现的是,几个月前的她的朋友,躲在医院的柱子后面,有些苦涩地看着她与她现在的朋友.
二十九天前,她突然晕倒,终于走上了住院这一条道路.她需要面对的,是一条不知道自己何时死,危险与否的道路,也是一条充满着痛苦与无尽等待的道路.
她的时间轴似乎被拉长,在这二十九天之内,她总是淡淡的望着窗外,有时一望就是一整天,我检查时总是看到她在发呆.我也经常看到她的旧朋友经常躲在病房外偷偷看着她.却踌躇着并不进去.
直到十天前,似是她收到了一封信,那是她这一个月情绪波动最激烈的一天.她哭了,我想也是因为那个旧朋友.因为今天她的旧朋友没有来.而后也没有再来.她的嘴里呢喃着些在我看来矫情的话语,她的心里一定很矛盾.她在那天下午,提起了这一个月以来的第一次笔,写了一封信,回了之前的那封信.随着那封信的石沉大海,旧朋友真的再没有来了.她将更多的时间用于发呆.
而就在昨天,她被送进了手术室.似是医生查出了她患的疾病,但是治愈的可能性很小,但她还是毅然决然地答应了.
"我头上的螺丝钉已经牢固了,再也不用你找寻了,而你呢,也渐渐成为了别人的灯塔."这是我在清洁工清洁她的病房时,从她抽屉里看到的那封信的一句话.她用红笔画出来了,我并不知道她想表达的意思,
但绝不是学习时的重点词句.是欣喜?悲伤?懊悔?抑或是愤怒?
今天下午三点,她被推出手术室,手术成功.我不知为何也跟着松了口气,她休养了一阵,就又变得活力满满.

有几个朋友这一阵子来看过她,但是再没有旧朋友的影子.

而在她出院以后,我再也未见过她.我与她是一个无声的再见,她与她也是这样.
我想,她已经放开了旧朋友,她会缅怀,她会惋惜,她会遗憾,但她知道旧朋友已经下定了决心,她也将成为一个崭新的她.
凉澈写于2015.3.30.23:26

评论
热度(2)

© 凉澈 | Powered by LOFTER